她已经向社区居委会提交了申请

2021-02-03 11:04

废品回收价格持续走低,不仅走街串巷收废品的散户受不了,废品回收站的生意也不好做,有的回收站入不敷出,有的甚至被迫关闭。

近一半散户

“撂挑子”转行

23日,记者走访市区多家废品回收站了解到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废纸回收价格逐渐走低,目前废报纸回收价5毛一斤,书本回收价3毛5一斤,纸盒回收价根据品质不同从2毛到3毛8一斤不等。

蒋兴保说,如今,收废品生意不好做了,七八年了,这个行业从没像今年一样不景气。他说的话,一点也不夸张。连日来,记者调查发现,在市区,从事废品回收的散户有一半已转行,大型废品回收站也天天喊赔,废品回收行业陷入6年来最低谷。从废品回收价格上也能看出端倪:废报纸回收价已跌至5毛一斤,书本才3毛5一斤,啤酒瓶8分一斤甚至没人收。

北河街市场附近一家废品回收站的老板说,以前一个月能赚四五千元,回收站两个人,平均下来也还能维持。“现在一个月最多才赚2000元。收废品又脏又累,出的力多赚的钱少,三马路那边有一家已经关门不干了。”(记者 孙健 实习生 杨晨)

23日下午,在红旗东路附近一家废品回收站里,几个散户正在将三轮车上的废旧纸盒卸下、称重。

“2008年上半年,废品回收价达到最高,今年是6年来废品价格最低的时候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废品价格就慢慢走低。”葡萄山刘爱敏回收站的负责人李善芹说,“别人收购我们的废品给的价格低,我们收购散户的废品价格也跟着降低。”

收废品的散户老田说,和去年相比,就他知道的,能有一半散户不干了,大部分转行打工去了。“现在的废纸盒平均3毛一斤,三轮车一车顶多能拉200斤,卖上60块钱,我还得烧油、吃饭,一天下来根本不赚钱。”

李善芹说,她租的葡萄山小学对面的废品站每年房租为8000元,废品回收企业还要被收每年3000元的管理费。“现在一个月我最多最好的时候才能挣3000元不到,哪能应付得来?”李善芹指着屋里堆到房顶高的纸箱盒子说,那是最近一周收到的废品,总共才七八百斤。

葡萄山刘爱敏回收站负责人李善芹说,她已经向社区居委会提交了申请,想找个环卫工的工作。“收一吨纸盒我们才能赚130块钱,还不算请人装车的钱和油钱,折算下来净挣的也就几十块。”

有回收站老板

想转行扫大街

海滨小区居民吕女士说,以前家里有包装盒、纸箱子都会攒下来留着卖废品,现在一般都立刻处理了,价格太低了,还不够工夫钱,攒一大堆还占地方。“有的废物利用,在家里盛东西,有的就直接扔掉,啤酒瓶子什么的就边喝边扔,收废品的都不要。”

据了解,啤酒瓶在回收站按8分一斤回收,有的回收站根本不收。在葡萄山刘爱敏回收站里,一个散户拉了四大麻袋玻璃瓶,只卖了5块4,“这四大袋玻璃瓶是我一个人拣了一个周拣回来的。”这个散户说。

“我和街道办事处的人说了,让他们给我找个扫大街的活儿,虽然也得出力,但好歹工资稳定些,不用倒贴钱。”李善芹说,现在工作人员还没给她答复,一找到她就去干环卫工。

比六年前跌一半

“去年下半年开始,很多散户都不干了,我们的回收站也没多少生意了。”这家废品回收站的老板说,去年同期,每天来送废品的三轮车都得排到马路上去,现在每天来不了几个人。

废报纸五毛一斤

经常在小区里穿梭收废品的刘师傅说,“我收废品收了二十几年了,今年废品价格太低了,经常收了十几天还赚不了几个钱,像我这样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还能坚持,那些得养家糊口的人,早就不干了。”去年上半年,每个月好好干还能拿3000元,现在一个月连2000元也拿不上。

而在2008年上半年,废报纸和书本的回收价为一元一斤左右,纸盒回收价为8毛一斤,比现在高了一倍多。

“芝罘区价格低,想卖个高价钱,就得跑远点,可跑远路就得掂量掂量,舍不舍得花油钱。”刘师傅感叹,现在废品回收生意不好干了。